生化黑客想打破药物垄断,但他们也不是“药神”

在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,如果我们回想2018的中国电影,我相信没有人会忘记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名字

在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,如果我们回想2018的中国电影,我相信没有人会忘记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名字。

而这部电影能够打动人的核心之一,就是向观众赤裸展示了“药物不平等”这个真真正正存在于今天世界中的问题。

众多新药、孤儿药、靶药、特效医疗处置装置,都伴随着一个令人绝望的缺点:昂贵。这个问题并不只是中国才有,这道在生死与穷富间摇摆的选择题,毫无疑问困扰着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。

面对这个问题,《药神》里的程勇选择了仿制药这个答案;而在世界另一端,还有一群人希望用同样极端的方式为这个问题寻找些答案——他们一般被称作,生化黑客。

所谓生化黑客biohack,一般泛指利用自身所学,在非正式实验室环境下,对药物、动植物,甚至人体(主要是自己)进行生化实验的人。

他们中有人从身体穿孔发烧友发展而来;也有人是科幻甚至超能力爱好者,想要用基因与生化技术完成人类改造;其中还有一群人,希望能够用“黑客”的方式打破大公司对药物开发与生产的垄断,用“盗版”倒逼医药行业革命,让每个人都能吃得起特效药。在Reddit、Facebook上,生化黑客人群的数量这几年直线攀升,渐渐成为了小圈子爱好和某种“朋克时尚”。
有媒体统计,目前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过相关内容的生化黑客已经达到了5000人以上——其中很大一部分,是发布画风很像《绝命毒师》的DIY制药教程,教导用户自己合成某些药物,或者自治医疗器具。

他们是时代的疯子,也是一些时代最尖锐问题的直接回答者;他们危险而傲慢,同时却也抛出有一些应该被思考的理由;他们或许应该被禁止,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影消失后,世界是变好还是变坏了一点点。

今天我们来讲两个关于“科技狂人”的故事,但在开始前希望大家都正视这样一个常识:他们也不是药神。

是“药侠”

生化黑客界有几张“名片”,其中包括一些公司,也包括一些人。

其中一张名片,叫做“四醋贼Four Thieves Vinegar”。这是今天最广为人知的生化黑客团体,同时也是一家不盈利的正规公司。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:让普通消费者可以DIY昂贵的医疗器械,甚至药物,从而打破大公司对药品暴利的垄断。

相关标签

人民网

0 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