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环境日| 住在热带雨林深处,躺在床上也能观鸟

热带雨林气候的变化就像蜂鸟的飞行速度一样让人难以捉摸,刚还在抱怨暴晒,一会功夫狂风大雨就来了

热带雨林气候的变化就像蜂鸟的飞行速度一样让人难以捉摸,刚还在抱怨暴晒,一会功夫狂风大雨就来了。我被搞得猝不及防,手忙脚乱地一边保护装备别被淋,一边找地方躲雨。好在雨持续不久,不大一会就云散天晴,温度也比刚才低了些。此时,周围地上到处是刚被风吹落的树叶,有些被钻过树林缝隙的阳光照到,上面的水滴反射出金光。

我正掏出相机,把望远镜重新挂在脖子上,突然听到旁边的胡里安(Julian Baigorria)开始发出奇怪的动静。他蹲在地下,头45度抬起朝着一排大树的方向,双手在嘴前撑出一个喇叭状,咕噜咕噜发出有节奏的声音。他正在模仿穴鸮(burrowing owl)的鸣叫。

粗壮的藤类植物经年累月生长,在地面上形成一道道迷宫般的沟壑,它们沿着粗大的树干层层盘绕。此时丛林中一片聒噪,地上的昆虫嗡嗡声、池畔蛙鸣和高处的鸟叫混杂一起。

胡里安是我这几天的观鸟向导,同时也是阿根廷第一家观鸟酒店的主人,还是一位生物学博士,尽管研究方向是利用蜘蛛来控制虫害、提高马黛茶的种植产量,但他把大量业余时间用在观鸟和保护鸟类生存环境上。多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环保部的工作实践和从5岁开始与鸟打交道的丰富经验,让他成为观鸟和保护鸟类生存环境领域的专家。

相关标签

人民网

0 篇新闻